欢迎来到武汉市普爱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医院动态-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HOSPITAL NEWS

我院疼痛专家李荣春教授获评“白求恩式好医生”

2018年8月16日,由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学习白求恩》杂志社、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学人文》杂志社和《医师报》社共同主办的全国第二届推荐宣扬“白求恩式好医生”大型公益活动揭晓本届获奖名单。我院副院长李荣春教授获评“白求恩式好医生”。本次活动评选出81名医师为“白求恩式好医生”,112名医师为“白求恩式好医生”提名奖获得者,湖北省仅2名医师荣获“白求恩式好医生”称号。

李荣春:“人针合一”的疼痛“神探

李荣春,武汉市第四医院副院长,疼痛科学科带头人,主任医师,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

兼任中国医师协会疼痛医师分会第二届副会长、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脊柱疼痛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疼痛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腰背痛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中国疼痛医学杂志》、《实用疼痛学杂志》编委。

先后获得第六届“中国医师奖”、“全国医德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殊荣,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入选武汉市“黄鹤英才(医疗卫生)”计划。发表论文近30篇,其中SCI收录7篇。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省市级科研项目多项。

“长期以来疼痛没有被当做一种疾病”

1988年,李荣春从医学院毕业分配到武汉市第四医院,做了12年麻醉科医生,多年的临床工作,他见过很多慢性颈、肩、腰、腿痛病人,因病因复杂得不到有效治疗,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有人事业中断、有人家庭破裂,甚至有人苦寻短见。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一门新兴学科--疼痛治疗学,即用穿刺方法实施神经阻滞,为慢性疼痛患者解除痛苦。“长期以来疼痛只作为一个症状而没有当作一种疾病”,他决定大胆尝试这种运用麻醉穿刺术开展复杂疼痛的临床治疗,从2000年起,他就拿出自己全部业务时间四处拜师学艺,上海市第六医院、山东省立医院、深圳南山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等,每到周末或节假日,他就自费去这些地方学习,周一早晨赶回医院继续上班。

2006年,李荣春毅然放弃辛勤耕耘了18个年头、已驾轻就熟的麻醉专业,全身心投入到切实减轻患者痛苦的全新事业中,在湖北省率先成立了疼痛科,填补了湖北在疼痛治疗领域的空白。

在他的带领下,武汉市第四医院疼痛科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发展进步,在疼痛诊疗领域跨入全国先进行列。慕名前来求诊的患者络绎不绝,经过12年的快速发展,高峰期病床数超过100张,4万多患者因此受益,武汉市第四医院疼痛科成为中部地区最大的疼痛科,获得主管部门和同行认可:2009年被评为“中华疼痛学会第七临床中心”、“中部医疗中心创新重点学科”,2013年以优异成绩荣获“湖北省临床重点专科”。同时获批全国疼痛学界首家“国家药物临床试验基地”。李荣春带领的团队2016年荣获武汉市劳模(职工)创新工作室(李荣春工作室)。

他毫无保留传授临床经验,培养省内外进修生400余人,并对省内各地市疼痛科提供技术支持和临床指导,大力推动了中南地区疼痛事业的发展。2017年武汉市第四医院疼痛科牵头成立“湖北省疼痛专科联盟”,成立大会当天武汉大雪纷飞交通瘫痪,省内外130多家医院的同仁在他感召下冒雪徒步参加了大会。

见到“李一针”治不好也死心

疼痛科是一门新兴学科,也是一块未经开垦的处女地,从最初单纯靠臭氧进行神经阻滞治疗起步,李荣春率领的团队不断探索,逐渐发展到背根神经节射频调制术、交感神经射频调制术、鞘内泵置入术、椎间孔镜等在内的一系列疼痛微创治疗方法。尤其是颈椎硬膜外置管治疗颈椎病的穿刺安全性和有效治愈率居省内首位。

颈椎里包裹着人的神经中枢,颈椎病会带来一系列症状:头昏、头闷、心慌、胸闷、视力下降、视物模糊、鼻塞、耳鸣、恶心、呕吐、肩背疼痛、上肢麻木、步态不稳、下肢捆绑感及功能障碍等。由于缺乏系统的认识,不少人被当做单一病种进行治疗,花了大钱做了手术,症状还是没有缓解,还不被家人理解,痛不欲生。

知道问题出在颈椎上的人不少,但敢于向生命禁区发起进攻的人凤毛麟角,李荣春最擅长的就是颈椎硬膜外置管治疗颈椎病:用一根8厘米长的穿刺针,经皮下组织,穿透颈椎间几毫米的间隙,再穿过项韧带、黄韧带抵达硬膜外腔,在2毫米的细小空间置管注入药物。穿刺深度不够,达不到治疗效果;穿刺过度刺入脊髓,患者轻则瘫痪重则死亡。不少上十年临床经验的医生都不敢尝试,12年来,李荣春做了近10000台置管手术,无一例失手。秘诀在于每一次手术他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术中保证绝对要保持安静,到了“人针合一”的忘我境界。

他的腰椎间盘不定位穿刺术也令人称其奇,一般医生都要做4、5次CT扫描,方能确保定位精确。他为了让病人少吃射线,几乎都是用一两次CT解决问题,被患者誉为“李一针”。

“七八个症状都被李院长说准了,没有人能理解我,只有李院长懂我们”,很多病人被疼痛困扰多年,各种传统手术治疗无望,经疼痛科治疗后,症状显著缓解,不仅节省了巨额医疗费,还被赋予了新生。治疗效果被人口耳相传,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赶来,曾经有广东东莞的十多位患者组团前来,病友们都表示,见到“李一针”治不好也死心,很多人经过治疗满意而归。

每天五点半为“熟人”留一扇门

“李院长怎么这么多熟人?每天这个时间来,还让不让人下班的”,新来的医生小王,不理解科室怎么下午五点半还有人来找李院长看病,科室的高年资医生悄悄告诉他,这些患者被李院长称为“熟人”,其实跟他并不认识,都是病友口耳相传介绍来的,但却是李院长最重视的患者。

李荣春名声在外,是学科里全国的副主委,专家号一号难求,每次门诊只能看三十个病人,外地慕名而来的、经济条件差的病人,挂不到号没有机会在诊室见上李荣春一面,他就立下规矩:每天下午五点半,他在病区等着这些挂不上的号的患者,有时候病区有空余的床位,他让远道而来的病人先住下,省下住旅馆的钱。甚至有贫困的患者为了节约钱治疗期间吃馒头,李荣春自掏腰包给他们买饭菜。

早上不到7点就到科室,晚上10点才回家,中午12点半在手术室做手术,下午五点半在科室等患者,走上院领导岗位后李荣春从事临床工作的时间比过去少,但每天必须挤出时间搞临床。每天最早一个到科室,最晚一个回家,披星戴月10多年没休过一天假,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热爱的疼痛医疗工作中。很多人劝他:“李院长,您行政事务也忙,还要管临床业务,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

李荣春何尝不觉得累?常年站台做手术,自己也有严重的腰背痛,需要吃止疼片安眠药才能入睡,肝囊肿肾结石也长期困扰着他,但是,他坚持为最困难的患者留一扇门,不是特殊情况一定要亲自为他们做手术。有的农村病人康复了回老家,来武汉走亲戚还带着鸡蛋专程来看他。

“很多人找到我这里,是尝试了很多办法没有缓解的,他们有巨大的心理压力,一定要理解他们,认真倾听,让他释放情绪”,李荣春总是说,疼痛是他的专业,他对患者的痛苦感同身受,他们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自己苦一点累一点,缓解他们的痛苦给患者带来生活的希望,这种巨大的成就感,也是一般人难以感受到的。

永远铭记“为民除痛乃神圣事业”

李荣春名声在外,办公室却简陋得让人不可思议: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屋子,摆了一张旧诊断床,书桌上堆满了书籍和文件,墙上两个阅片灯和一个人体骨架模型。人体骨架模型的一些手术部位,已经被他用穿刺针戳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洞眼。

得知疼痛科手术是在脊柱上做,不少患者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瘫”,李荣春总是用这个人体骨科模型,把手术过程演示得很清楚,肯定地说出“不”字,他结合自己从医30年来的经验,接触过的无数病例,一下就给患者吃下定心丸。在那张陈旧的诊断床上,不管是身居要职的达官显贵,还是目不识丁的乡下老农,在李荣春眼里都是一样的有求于他的病人,他都竭尽所能倾听他们的诉说,缓解他们的症状。虽然这张床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但却是很多人求医漫漫长路的最后一站,3万多患者通过这张床改善了生活质量走向了新生,他们也感受到了一个疼痛专家的医者父母心。

李荣春最喜爱的,是他办公室里挂着一面牌匾,这是中科院院士韩济生为他题写的“为民除痛乃神圣事业”。这是多年来,李荣春一直以这句话为座右铭,经年累月寒暑易节,带领着疼痛科团队,俯下身子,为一个又一个患者奉献着自己的精湛的技术和满腔的赤诚。



武汉市第四医院版权所有鄂ICP备14001799号-1© Copyright 2018 www.puaihospital.net.All Rights Reserved.